「書」可略分成兩種,一種是用腦看、用腦讀,另一種則是用「心」看、用「心」讀的。前者必須思考,所以通常閱讀的速度都不快,而且常會中斷;但後者不但是讀得越快越好,而且必須一氣呵成,絕無間斷,因為一中斷,當初的感動,常就再也找不回來了。

閱讀後者,我常常沒有勇氣再去讀第二遍,甚至連思考的勇氣都沒有—在錄下我的感動之前。因為一旦理性抬頭,感動就不再是感動,這種書,是要用心去貼近,不是用腦去思想的。

人總會因為太想突破現狀,而改變了自己原來的樣子。如果說原來的自己,是別人認同、喜歡的樣子;那麼改變後的自己,應該是自己認同而且喜歡的樣子吧!

和看書的心態一樣。用理性去壓抑自己,讓感性的面目隱藏在不為人知的面具下。一旦清醒,感動就無法觸動心靈深處;一旦斟酌,就會習慣於規劃好的道路上,不再有閒情意志去用心感受。

    全站熱搜

    Cel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