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花,談不上討厭,只是不喜歡花被摘下來,如果它可以持續存活在土壤裡,我會更喜歡。

我曾目睹花兒枯萎的過程。十八歲生日那天,收到十八朵玫瑰花,我看花瓣由紅轉黃,由黃轉棕,再變成深褐色;由豐潤艷麗,變成凋萎枯干。這是無關珍惜與否、把握與否的問題,而是它本是如此。讓一束花,在我面前,看它這樣枯萎死去,我實在很排斥!可能就是這一次起,我就開始不喜歡花朵被摘下來,逐漸在我眼前枯竭的感覺了。

真花固然可貴:花開花謝,一切都是順其自然的,亦是它最真實的一面。它是一種唯美的象征,但卻不能持久。買花,也許是買它一段短暫、可貴的燦爛和香氣。比起花兒,我情願要一棵大樹。大樹,只要扎了根,它就會活得比較長久,甚至可能我一生結束的那一天,它都可以仍然屹立在我眼前,讓我看最後一眼,也讓它看我最後一眼。

很記得爸爸說過的一句話:花雖好,但花時短;種樹,只要土質好,就算天生天養,也能一年長青。待人處事,也一樣要看長遠,不要為了一時的新鮮、衝動,而做了一個倉促、錯誤的決定。

做決定容易,但做對的決定不容易。

花兒固然美麗,我更喜歡樹的長青。

    全站熱搜

    Cel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