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為可以勇往直前,率領三軍娘子,發動一場聲勢如此浩大的bippi,怎麼說都有著過人的意志力和鋼鐵般的心.

卻原來,在面對自己所愛的人,一寸寸被凌遲折磨的殘酷現實下,她也會崩潰.

唉.........

我是個重友情的人,總很珍惜每個走進我生命裏的人擁有知心的朋友并不多.我坦誠,因害怕受傷害,在與人交心這方面,會比較謹慎與挑剔.希望,每段深交的友誼背後,是将心比心.老實說,我的确是幸運的,可以在我生命不同階段中遇上很好的朋友.

bippi一直給我的印象是個追阿呆,追得有點過火的日飯.一開始,我甚至有點不認同她花錢如流水的豪爽作風.揮金如土的她,不僅對阿呆很大方,連帶對我這沒見過面,只憑email交談的朋友,她也幾乎是推心置腹般的信任.

昨天深夜,我們一來一往談了很久:

Capture.jpg
Dear 月亮‏

I ran with JIHUN till now.
But I was tired a little.
JIHUN and the album for friends were completed, too.
I walk in place a little, too and may stop?

乍然看到她說自己累了,除了錯愕,我也感同深受.
累了每天要金睛火眼的關切著一切不利於他的新聞;
厭倦了每天一打開電腦,都必須強迫自己,壓抑著快要跳出嘴巴的心臟,努力睜大眼睛,注視事件的發展;
更累得連覺也睡不好,吃也吃不下...


精神恍惚的只想'嗚咽'一聲,一頭栽進被窩裡,用棉被蒙頭,再也不出來面對現實.
這樣的自我折磨,不止一天,而是已經過了一個星期..
甚至還要繼續糾纏一段颇長的時間
這樣的傷害,也已經渐渐超越我們所能負荷的程度.
如果不是因為愛他,誰可以忍受這摧殘心臟的虐噬之苦?

她說自己很想飛奔到阿呆身邊.然而兜兜轉轉,茫然若失..根本連要往哪個方向都摸不清楚
是否就該停止前進的步伐,放棄尋覓的過程,滯留在一個小小空間,和他一起傷痛著?

眼睛濕濕的我,只篤定的問了她一句話:
你捨得嗎?離開他,讓他獨自孤伶伶的哭泣著
你忍心嗎?再也看不到他笑得像個孩子一樣,傻傻的,帶著陽光般明媚的氣息,出現在我們面前?
你真的可以嗎?


電腦那一邊的她,哭了....殘酷質問她的我,也默默的紅了眼睛.
兩個素未謀面的笨女人,因為同一個男人,隔著海洋,靠著無邊無涯的網絡世界,一起淚如雨下..
和他一起經歷的甜酸苦辣,一起分享他遇到開心的事情,當然也一起受到許多挫折與傷害..
這些都牢牢的銘記在我們心中.一時三刻之間,
怎麼可以說拿走就拿走?說遺忘就遺忘?
無數個日落都不能止息的憂心忡忡,情緒緊緊被他綑綁著,對外人來說,是一件荒謬可笑的事吧?
然而,甘願為他苦,也就歡喜為他而受到批判.

只因,這是一種幸福.幸福是一種主觀的感受,因人而異,因靈魂而不同.我們的靈魂可以和他的共振,
他所發出的靈魂震撼頻率,我們都能接受....
因此,即使在最平凡的情境,甚至困境中,都能讓我們的心生幸福之感.

只要知道世界上有這个人就足够了.并不需要占有/霸占他因為,他就像生長在公園裡的大樹,人人都可以在樹下休息.
但是,大樹並不属于任何人.

可以隨時随地因為他而自己像个傻瓜似的微笑起來;看著他的笑容,心情也會舒暢得多..
這份感覺,是深藏在我們的心中,不需要別人認同的眼光.

我只知道,哪一隻豬花哪一天覺得累了,再也支撐不下去的時候,

還在頑強站著的那一隻,就要咬緊牙關,盡力扶起痛哭倒地的豬花.
只有互相扶持,堅強的和惡勢力搏鬥,與不公平的局勢頑抗著,阿呆才能夠有機會再站起來.
哭管哭,哭完了拍拍對方的肩膀,擦一擦彼此的眼淚,我們終究還是要陪他一起走.
知道嗎?

如果我也有崩潰的這一天,也請你們把我扶起來....

    全站熱搜

    Cel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