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陳情書=請願書.基於在百度發文時我們所做出的適當文字修飾

09年的6月23日,這個看似平常又令人緊張、煩躁的日子裡,我們終於等到了那個間隔很長時間之後,想得到的一個答案。無論這個答案在每個人心裡起到什麼 作用,更或者說這個答案與起初自己預估的結果有多大的出入,我想多半人還是“欣然”的接受了。

無論這個引號中參雜了多少無奈,多少不平,我們還是等到了… 在韓國新聞報導中,提到Fans自願發起「陳情書」的事情,無論「陳情書」的發起,與最後判決的結果是否會聯繫到一起,又從中起到多少作用,已經不再那麼 重要了。

從另一個角度說,如果各國Fans沒有響應日飯的「陳情書」活動呢?可能“天”,才會知道法官又應該如何做出判決。

在選擇的道路上,我們永遠無法 雙行線的行走,無論何時我們都必須做出果斷的抉擇,而現在回頭望去,除了結果外,對於本次組織「陳情書」的組織者來說,還留有那過程中的各種“滋味”。

對於「陳情書」其實起初我並不了解,慚愧地說,那段時間也並沒有過多的時間可以去問及這件事情,而且從智勳的事情發生的那一刻,我是站在一定的角 度來看待此問題的。

某日當我收到月亮郵寄給我的e-mail的時候,那種詳細的說明,與細心的附加了兩種版本的「陳情書」的做法,讓我感受到了很多。

其實 在收到月亮e-mail之前,從各個地方,陸陸續續地看到一些發起的說明,之後也向朋友詢問,了解過相關事宜。

對各家發起的方式都略有耳聞,對於多份的發起方案與召集,其實我並沒有去細心的留意,也是因為出於我個人對事情環節,要求了解程度過於嚴苛,當時並沒有打算去參與任何一份活動。

看到諸多發起,也有過質疑,覺得如此的做法到底能有多少分量的用武之地。而當隔日,我收到那份誠懇的邀請文字的時候,很多顧慮被打消了。也是在某個下午,詢問了一些相關事宜後,很快決定作了這份力所能及的事情。當事後,月亮不只一次的和我說:“謝謝”的時候,令我愧不敢當,一來自己不是主動參加,二來,這相對於舉手之勞的事 情,接受這個“謝”字,在我覺得是有愧的。

諸多「陳情書」的組織者,想必都是不容易的。而我比較有幸的是,身邊有這樣的朋友,在做著本次活動的負責人,也是因為她們,讓我得知了很多不足為大家道也的過程。

我之所以不把自己說成是「陳情書」的參與者,那是因為當我收到雙份「陳情書」附件資料的時候,讓我填寫的只需要是那短短的幾行的個人資料,我甚至還很懷疑得去諮詢月亮,真的只需要填寫這些哦?當得到肯定的答案後,回頭看到上面那大段的英文與中文對照文字,讓我又一次看到了為這次事情,瑤瑤、太后、 月亮到底付出了多少。

文字的敘述相對於很平面,但當我們自身力行的去做的時候,完全不會像說的那麼簡單。很難想像三人的組織者,當要接收那麼多份、多格式的「陳情書」 之後,再整理出來的過程,更是與時間賽跑,進行打印、分裝、到郵寄的過程,到底需要付出多少時間和精力。

還有起初在擬定「陳情書」草案的時候,因幫忙的律師在美國的緣故,時差等諸多因素致使事態有些拖延的時候,月亮是頂著多大壓力來為此忙碌的。

當事後聊天時,她輕描淡寫的描述這段過程的時候,卻令我深深地 體會到了,當初她難熬的感受。

直到後來,看到鉅細的後記,令我不得不佩服她們,真的很感謝她們為此付出的一切。連資料銷毀的細節都貼心的公佈出來,真的令 人不得不稱讚。我很少稱讚誰,但這是真心的去讚賞我的朋友,說句很公平的話,做這件事情的發起人不算少,但是能做到這種程度與質量的,我敢說寥寥無幾。

過程中的滋味有很多,其中每個人的所感都不盡相同。

-諸多發起適宜集中碰面,難免會有紛爭,但紛擾中的那份理智與堅持,更是難能可貴的。

-當邀請發出,得到很多人支持響應的時候,之前忙碌的疲累會一掃而光吧!每次總是禮貌的回應支持者:“謝謝”的你們,當看到沉甸甸的多份「陳情書」的時候,想必心裡的滋味是最甜的。

-事情的不確定性有很多,想必負責人已經盡很大努力去把事態拉回正軌,以便能順利地進行下去了。但那種不理解的抱怨聲,還是參差不齊的隨時飛來。如果可以多一份理解,這份滋味是否可以無需存在呢?

-就在大家做著聲援的時候,那些持觀望態度的人,是如何橫跨自己心裡的那份“鴻溝”的呢?這種味道反反复复的,早已變得不再純正,也改變了自己的初衷。辛辣的味道,總是參雜著一絲的搖擺不定,但當你要擺的時候,中心的點,在旁人眼裡,已經“永遠”的偏離了。

- 「陳情書」的最終歸屬地,我們不得而知。但當負責人把這些「陳情書」郵寄到馀白的時候,大家心裡想必都輕鬆了許多。

然而,這只是中間的一個可以說是補足的環節,如果非要說能造成多大的影響力,在我看來,馀白與律師,會根據事態進展程度,去衡量「陳情書」這部分的相關事宜。無論是擱置、交付法官、還是由律師 陳述此過程。我們接洽的並不是所謂的“終點”,那又何來的製造傷害呢?更或者說,或多或少一絲絲的味道添加,其實都在於那個“掌勺的廚師”。

各種滋味,適當的時候添加得當,才會做出一道相對味道不錯的菜餚。因此,當完全可以避免添加過量調味料的時候,為何非要一意孤行的,去引起不必要的麻煩,致使調味料添加過量,導致這道菜變了味道呢?

感於這份活動的負責人(月亮、瑤瑤、太后)的付出;感於能把事情做到非常細節化;更感於那份“心”,謝謝你們!

當事態過後,各種滋味漸淡時,留存在你們記憶中的,想必只有那從不曾後悔過的簡短的賽跑時光中的畫面吧!

對你們而言,可能完全不需要“讚賞、恭維的話,還有那本末倒置的理解”然而,在你們未知結果的前提下,去勇敢、努力的做這件事情的態度,就很令人敬佩了。

最後我還是不能免俗的想要說一句:“感謝你們,我的朋友!”

Ps:雜感來自於一段聊天內容,也是因為聽到一些,看到一些的緣故,想從自己的角度來說說對此事的感想,更因為對月亮那好幾次的感謝,有愧于接受。完全沒幫得上任何忙的我,用這段文字,粗略地寫出我甚至不深知事態的感想。就算對月亮那句感謝,交付的“作業”吧!

=====================================================

月小亮:

這封信對我來說,是一份很深的感動.

不止一次問過自己:這樣的堅持,是否可以持續到永久?

畢竟,有誰可以這樣堅持著,堅持屬於自己的理念?

不管風雨有多無情,一路上的議論紛紛,評頭論足,譏諷嘲弄的聲音,其實從未間斷過.

很多時候,不可否認的是:身邊理解我們的朋友,總是適時的扶持著我們偶爾覺得受傷的心情.
在264事件爆發之後,我開始深切體會:當你用真心對待別人,別人回報你的誠,很有可能卻是惡.

很多時候,這些評譏的視覺角度不是屬於我們的本意,但他們卻很主觀地認為:應該是.

不斷地把我們說的每一句話細細咀嚼,咬得碎碎地吐出來,已經不是原來我們說的話,但仍然被套上其固定的模式(攤手)

明明不知道別人說話的方式,卻偏偏加上了屬於自己的見解,我笑,無言.

這一把溫暖的聲音,把自己納悶的心情,即刻被其溫暖的力量所溶解.

看著細細碎碎的文字,然後,彼此傻笑著.

溢滿的幸福像陽光滲透樹枝灑落在地面……到處都是.

    全站熱搜

    Cel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