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自己的人,言語間帶來的驚喜,常是心旅中迸現的火花.

與其說她是以智者的心情開解自己,倒不如說她貼心地毫不計較和我分享她的才華.
即使再疲備的身心,再大的鬱悶,也會被她的幽默感,淳淳善誘給融化,毫無藏私地親近自己脆弱的心,哪怕我身上僅帶有幾分的蠻勁,幾乎一無事處,她也絕不介意為我“雪中送炭”.

不知道那位仁兄是否也對於自己出色的壞人本質感到疲倦?他應該可以拍著胸口驕傲地宣告天下說:“奸人不露相,露相非奸人……。”

我想,這是實情.
像多數劇情中,演譯出色的壞胚子一樣,在劇中給人看到的那張臉,一開始就擺明地就告訴所有人:“我是壞人”、“我是奸臣”、“我是混蛋”.(刪去三千字對其人壞事幹盡的形容詞)

但是,人間最可怕的,並不是這個!可怕的是衣冠禽獸;人間最可怕的是:菩薩臉,蠍子心.可笑的是,這2位小寶貝其實並沒有一張讓人看了心情舒暢的善良臉孔.


在很多時候,人都會對標榜著邪惡的奸臉有所防備,往往防不勝防的卻是那張看似好眉好眼的正直面孔下,藏著的那一顆巨毒的心,幾乎毀滅好友的一生於彈指之間.

在這事件裡有太多太多的人,聯繫起來,一起製造了無數的孽障.

偏偏承受這些孽障所帶來的沉痛者,應該沒有幾人.
除了智勳,以及所有愛他的人,是首當其沖無可避免地被推入了燃燒著熊熊火焰的深淵裡吧!
承擔了所有的痛,嚐遍了所有的苦,背負了所有的罪,也懷抱了所有的忿然.
在236過後,許多忿忿不平的粉絲們,包括我自己,應該已經接受了無法更改的定局.

勸慰自己,讓自己在無奈的窘境下接受了此局面,也讓自己看向遠處的憧憬,幻想著無數悠長歲月後的再度偕行.心情的不平至少接近得像一池死水,而水裡的魚兒都翻了肚,四週圍安靜得令人窒息.
這樣隱藏的怨懟與忿恨,其實就像一顆引線很長的地雷.

在不曉得幾時會被乍然引爆的危險局面下,持續地埋伏在心理最深的黑暗角落裡.
然而..幸運的我,卻遇到了不止一位擁有精密拆彈手藝的專家.

每每和她們分享心中的苦悶時,我的心立刻就寬了起來,像來到一個美麗樂園,裡頭有樹、有花草、有歡笑聲.

當中的佼佼者,總有她自己的一套方式,對許多事物都儘量簡單化.相反地,對於她自己準確看出來,被大多數人忽視的隱喻,卻卯足全力,用放大鏡凸顯出其安慰人心的解藥.帶給我出一劑又一劑的心靈補貼良藥.

她的一句好話、一個微笑、一份心意、一點贊賞、一些關懷,讓我對於此事件裡許多固執的執著,在錯誤的角度去衡量事件的發展與後續中,學會了放下成見,敞開心胸,彼此諒解.

更懂得了,甚麼才是放下與自在.


“給”的美德是不容易做到,尤其是給了之後又不會大事宣揚一番的,更是不可多得的美德.有些人給予了一些奉獻,就想獲得他人的回報,往往只為了沽名釣譽,根本無法發揮“給”的意義.

每個人的心裡其實都很明白,若一直把自己提得高高在上的,雖可保住那自以為“神聖不可侵的威嚴”,但往往這是得不償失的做法.那種感覺就像是,雖站在可容納幾百個人的講堂,卻完全沒有一種師生共鳴的氣氛.


我雖然不全然是個樂觀的人,但是遇見樂觀的人,我還是很願意和他們在一起.

我喜歡她文筆間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充滿希望,有無限的光明,這是悲觀的我所沒有的.我常當個幕後觀眾,暗地里收集她給我的感動,同時,其給我亦師亦友的感覺,是那麼的珍貴.以其討論所得與之前自己主觀意識作了個對比,自我審查後,結果竟然動搖了我這2個月來執意相信的偏差觀念.

她的分享,廣闊了我的視野.讓我從此事件裡的瓶頸中解脫出來,這就是所謂患難見真情的朋友吧!雖不能見面,卻因為同時著意欣賞著同一個人,在把大家收藏在心裏的同時,偶爾的一句噓寒問暖,說說現在、聊聊從前,别是一番滋味在心頭.

與智勳共同走過的歲月,大家陪著他在一起,就像夜空上的滿月,予人團圓的感覺.我明白月有陰晴圓缺的道理,所以,就趁著天空中,總會一直有滿月出現的時候,好好的,,堅定的,繼續無怨無悔,心甘情願地守護著這一輪滿月吧!

謝謝這位心靈補貼劑,You Raise Me Up!

Please Do not save   or posted it  to any public blog, website, forums.

Thank you for your cooperation

※ 文章禁止外流,請勿轉貼到任何"公開"的部落格、網站或論壇。謝謝合作 ※

    全站熱搜

    Cel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