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191007002100_1.jpg    

 

一直對史劇有點抗拒感的我,卻因為李瑤媛而踏入2009“德曼公主”(劇名:善德女王)的世界。

我原本也以為,我不會有耐心看完長達62集的這幕劇。

但,我卻很難得的一集一集忠實的追著看。在很少跳過某些的確有點沉悶段落下,我花了大約2個多月的時間,才看完這部絕對可稱為2009年最精彩的韓劇之一。


接著,意外之餘,隨著緊湊的劇情,我開始漸漸能夠體會為什麼金南佶先生會這麼受歡迎了。的確!他的觀眾緣絕不是平白無故得來的。

只要細心留意,就會發現當中他所付出的努力的確是有目共睹,他有絕對讓人一步一步折服於他精彩演技之中的魅力!


善德女王乃新羅第27代君主,也是新羅第一位女王。因出生時其父王真平王害怕此雙胞胎會印證了新羅皇室的傳言“御出雙生,聖骨男盡”的不吉之兆,因此特命皇后的近身宮女昭火千方百計地逃過層層狠毒的追殺而把德曼送出宮撫養。

歷經千辛萬苦避難至沙漠之地的德曼,在少年時卻又陰差陽錯的回到了新羅,一步一步的隨著天命的安排而鞏固了其千秋大業,成為一代女王。


當中高賢廷姐姐的美室璽主這個陰險又睿智的角色與德曼鬥智鬥力的橋段,讓人不得不佩服編劇一道又一道層出不窮的爭權奪利手段。

高潮迭起的你爭我奪之宮廷陰暗的一面、蛇蠍心腸的美室不間斷地密謀了種種讓敵手必須絞盡腦汁才可迎刃而解的險招;而滿腹計策的德曼總能在最危急的時刻策劃出讓美室也不得不佩服其機智的反擊。


其精彩之處在於,編劇總能一層一層揭開劇情中精心安排的懸疑之處。從明目張膽、陰險毒辣、卑鄙又讓人恨得牙癢癢的鋪陳詭計,很多時候竟讓觀眾不得不隨著劇情而為受迫害的角色而擔憂。


對覬覦皇后位置的美室與其智囊團來說,為了得到崇高的地位、顯要的官職與掌握新羅的政權,沒有什麼是不可以放棄的。連天文星相也被聰明的美室利用成鞏固其天神皇女的工具之一。


而德曼在歷經喪姐之痛,一夜之間蛻變成心計深沉的女人後,勢必重返新羅重奪自幼就被攫奪的一切時,星象學也成了德曼狠狠反擊美室的利器之一。


那一段2個女人互相猜疑,配合天象學的詭變莫測,讓人無處捉摸的心境,實在叫人拍案叫絕!


與美室的鬥爭逐漸白熱化時,除了一直守護在德曼身邊的庾信(嚴泰雄)外,毗曇(金南佶)的出現對德曼來說幾乎是如虎添翼般的神來之筆。


初見毗曇,會被他玩世不恭、樂天開朗的個性所吸引。但看他殺人不眨眼的表情,一直至流露出樂於享受於鮮血飛濺的殺戮過程中邪氣笑容,又不禁懼怕於他難以讓人預測的詭秘個性。

德曼從最初對庾信似有若無的愛戀,到最終被毗曇的深情所撼動了冰封許久的心,很大的原因在於毗曇對德曼一如既往的孩子氣戀慕。有點坦蕩蕩,不拘於禮又止於敬。毗曇對這段感情的天真坦蕩,有別於旁人對德曼在成為公主與君主後,一貫的恭謹尊崇。


在毗曇的眼裡,德曼是平民也好,是公主也罷,她一直是他初見時那位惶恐無依,眼神中總是一片茫然失措,需要他盡力好好保護的女孩。因此儘管之後德曼成為了他一心忠於的君主,毗曇也能毫不遲疑的對德曼流露出深藏在心中醞釀了許久許久的柔情。


對德曼來說,在毗曇面前,她永遠都可以看到昔日那位活潑單純的郎徒德曼。那是一份德曼永遠也找不回來的簡單心境。

對毗曇來說,愛就是這麼簡單。傾盡全力的付出,不管是否能夠得到回報,也甘之如飴。


對從小撫養他長大的國仙文弩來說,毗曇始終無法獲得他打從心底的信任,這和毗曇身世之謎有很大關聯。而毗曇也因為小時候一次“驚人之舉”而讓文弩對他的提防之心提升到了最高的境界。

即便如此,在最危急的時刻,文弩也終於知曉毗曇並沒有完完全全遺傳了親身母親的陰險毒辣,反之在其陰冷的面目之下,有的卻是一顆溫暖而熱血澎湃的心。


文弩臨終時的託付與真情流露,為日後毗曇立志助德曼完成其一統三韓的大業志向,有著很大的影響力!



其實越到後面會越被毗曇所吸引,他偶爾孩子氣的笑容,對德曼的愛戀與守護、對敵人的不手軟、滿腹難以預測計謀與出色的身手、對親身母親的愛恨糾纏......絕對是此劇中的亮眼之處!

若說毗曇為偶爾稍顯拖沓的劇情填上了炫目的色彩,絕不為過。

反之永遠一派正氣凜然的庾信,有時會讓我覺得這樣忠誠不二的心態,不論對己對人都是一種蠻沉重的負擔。


人,偶爾要玩世不恭才可體驗到另一種有趣的人生歷練,不是嗎?

 

ÂùÀ¯.jpg  

 

作為女王,德曼的仁德與聰慧讓人折服。從利用精鐵打造的農具幫助貧民開發荒蕪貧瘠的土地,從而獲得良田無數,到能掌握各股的勢力而牢牢為其所善用,其廣闊的胸懷與大刀闊斧的當機立斷執政手法,實乃新羅之福也!


然身為女子的孤寂與一代女王所經歷的辛酸與艱難歷程,實在也讓人為她而掏一把憐憫之淚。

特別是最後幾集著重於與毗曇的愛戀,實實在在的讓人明白身為一國之君,若要大權在握,勢必放棄心底真正所渴望的。


在毗曇誤信奸人的離間之計,徹底瓦解了他對女王的信任和愛慕,再進一步狠心的摧毀了兩人之間歷經滄桑後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愛情後,

女王很感慨的說了這麼一番話: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原來這麼脆弱;兩心相依,原來是如此艱難的一件事。中計也好,誤會也罷!所謂必然,不就是偶然加偶然造成的嗎?”


若毗曇心懷猶如女王對他般堅貞不移的情感與信任,或許兩人相信相依的時刻,會比預計中的長久一點,再多一點。

或許不能生生世世,但至少可以年年月月....................


只能說性格造就了毗曇悲慘的命運。

從小就感受不到至親對己的全心全意信任,一直到成年後獲曉被親身母親狠心拋棄的殘酷真相,毗曇心理始終無法相信自己具有可以被“誰”真正全心全意依靠與真心對待的資格。是一種潛意識的自卑心態吧!連母親都不認同,可以隨手被捨棄的自己,在這世上又會有誰待己以真心?

對毗曇來說,似乎誰都可以在轉眼間隨手把他拋棄。母親是這樣,師父是這樣,連他愛之戀之的德曼也是這樣.....

那是一種對整個世界乃至人與人之間揮之不去的陰影,始終纏繞在他心底的深處。


當然,這一切虛幻的情愛糾葛只是編劇的妙筆生花。真正的歷史中,女王因為那場由毗曇而發動的政變,兩人應該算是勢不兩立的仇敵吧!


愛情裡互相猜疑的不堅定,人與人之間的防範與忌憚,輕易的造就了那把摧毀彼此互信的鋒利匕首。

戀人也好,朋友也罷,如果可以真誠的打開心扉坦誠相告,很多時候因個人困惑而衍生而出的不確信與猜疑,都能因坦然的言語而消失殆盡。

反之亦然啊!

    Cel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