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顛覆了死神一貫給予人的形象--面目猙獰,陰森詭異。千葉每次執行任務都以不同的化身出現於人間(十之八九都是帥氣瀟灑的年輕人!)。被審核的對象由總部挑選。然而同樣的,只要一靠近死神,就會感受到一股寒氣,因為死亡與寒氣始終如影隨行。

被死神鎖定的調查對象只會因為意外事或不幸事故等突發性情況而 死,絕對不可能因衰老,生病或是自殺而喪生。因疾病惡化,或因自身犯罪所招致的極刑,還有沉淪於債務地獄而痛苦自殺等等,一概都與死神無關。

人類總用‘被 病魔纏身’之類的修辭法,把這等案件推搪到死神身上,總令死神產生‘別拿那些事和我們相提並論’的憤慨。伊阪創作出來的死神,最令我感到難以親近的地方在於:死神無法直接碰觸到人類,這個特徵注定了他的永遠無法通過肢體上的親密接觸,更進一步的窺探人類心理的奧秘。(所以..這個死神偶爾真的給我很懵懂的感覺 =_=)

千葉:

- 他的責任與其他數以萬計的同事一樣,七天內緊隨著“顧客”身邊,了解情況並決定人的生死存亡。對他來說,人死亡本身毫無意義,也不具任何價值。因此他不對 任何人,任何時間的死亡感到興趣。

-看屍體對他而言,每每心裡頭只剩下-怎麼又來了!的觀感而已。最大的原因是:麻木不仁。

-每當到人間會晤調查對象的其 間,天氣總是不好。不是夾帶強風的豪雨,就是陰雨綿綿的霪雨,從無緣瞻仰萬里晴空的好天氣。這件事在總部和同事間幾乎出了名。-只要是音樂一律來者不拒, 對人類不帶有一絲一毫的同情或懼怕,卻獨獨衷情於音樂的魅力。

-確信‘塞車’跟‘音樂’剛好是兩個極端,絕對是人類所有發明物中最不必要,最醜陋的玩意兒。

-無須進食,沒有味覺也不需要任何營養素。不需睡覺或休息,沒有神經中樞,軀體無法感受任何疼痛,永遠能保持清醒狀態。

==============================================================================

總的來說,在千葉的眼中,人生是短暫的。人類活著的大半時間,稱不上人生,充其量只是時間的流轉罷了。人只所以異於動物,在於人類會嘗到痛苦裡一種名叫幻滅的滋味。

最喜歡暴風雨中的死神與死神VS老婆婆。在這兩篇中,我看到了死神在工作之餘的詼諧有趣,認真負責。在他看似冷漠的外表下,其實藏有一顆連自己也沒有發覺的溫柔之心。有時候,在他帶給調查對象死亡前的探索,不其然地幫助他們緩慢地勾勒出昔日的回憶。是這些絲微的回憶,照亮了那人的一生的。

“錯誤和謊言並無太大差異”,“微妙的謊言其實近似於錯誤”,我很認同。能寫出這樣精確度幾乎百分百的話,實在讓我對伊阪高深的寫作功力佩服不已!與其說 死神的存在是帶給人們措手不及的不幸,不如說死神留給人們的是真正需要重視以及守護的人和事物吧!死亡本來就是一件公平的事情。無人的死亡重於他者,也沒有人的死亡無足輕重。

PS:神經月亮默默想到,死神被塑造的經典形象,和我家律師冷漠,不苟言笑的冷冽氣質,神似度達90%(噗)

(咳咳)正經說:吳律師和千葉一樣,都擁有一顆溫柔細膩的心,深深地暖和了周遭冰冷的氣息。

    全站熱搜

    Cel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