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1630008_00_00_00_05    

 

 

追看《五指》到第24集的今天,渐渐觉得在不同的年纪,在追看类似題材連續劇的過程中,因為看劇而湧現的內心感触,绝对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有所不同。

沒看《五指》前,簡略知曉此劇所標榜的“苦情”之處,絕大部分圍繞在劇中男一柳志豪(朱智勳飾)悲涼的身世上。

自幼失去父親,柳志豪與虛情假意的“母親”蔡英朗(蔡時那飾)共同生活了十四年;

在仇視他的同父異母兄弟柳仁河鄙視的目光下(池昌旭飾),柳志豪依然以一顆快樂單純的心,健康的成長為一位幾乎不問世事,只沉醉於音樂的好青年。

之後,接踵而來的禍事,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性情與處世態度。

 

不得不說,本以為自己在看到柳志豪被毆打、誣衊、受盡侮辱、委屈流淚的當兒,我也應該會隨之聲淚俱下吧?

畢竟,當年因為《魔王》裡的吳律師而淌下的熱淚,事隔多年後依然印象深刻。

如今,同樣的一張面孔,同樣悲情的神色(沒錯,是神色而不是角色),本以為我應該逃不出朱智勳魔性眼淚的攻勢,

不哭個淚眼婆娑,至少也該心痛至淚流成河吧!

但...沒有耶!

 

 

不,不能說完全沒有啦~應該說次數比我預計的少了一大截。

絕大部分當柳志豪深陷於苦痛的深淵時,我都是處於很想一巴掌刮醒他,吼叫著踢走他莫名的慈悲心,再恨不得拉著他的耳朵,拖著他走到敵人面前痛痛快快地決戰一番。

所以我說,不曉得是因為我年紀大了,世面見得多了,心腸因也此變得比較硬了,所以沒有那麼容易因為朱智勳的淚眼攻勢而迷失自我;

還是因為柳志豪這個角色實在不和我意的關係?(坦白說我真的真的很不喜歡這個角色)

反正我常常都會在電腦熒幕前看著他落淚的時候,自己低聲嘀咕一句:哭屁啊!

 0923_jiho_11  

印象中因為柳志豪的悲戚而眼眶泛淚的情景不常發生,會讓我落淚的,反而不是柳志豪激動落淚或聲嘶力竭吶喊控訴的時候。

 

第一次覺得柳志豪的眼淚讓人心酸,是在鋼琴對決以爭取承續人的比賽中,他運用巧計贏了柳仁河。

之後,他一邊強顏歡笑地與多美慶祝難得的勝利時,一邊還嘴硬地緩緩訴說:“柳仁河那傢伙現在一定氣得不得了,但這又關我什麼事呢?平時這傢伙就是一副驕傲得不得了的樣子,現在肯定有得他受了!”

嘴上雖然說得倔強,但柳志豪的眼淚卻是不可抑制的一直落下,說著說著,更開始哽咽起來,之後幾乎是淚如雨下的低聲哭泣起來。

那低低落落的哭聲,看得出柳志豪正極力壓抑幾乎快放聲大哭的衝動,盡力地把哭聲與眼淚平復至最低點,卻克制不了從啜泣聲中深深透露出來的錐心之痛。

 

那一刻,深刻地體會到了柳志豪明明是多麼的疼愛與珍惜柳仁河,卻在不得不出手反擊下的情況下,重重的傷害了仁河,而後自己也遍體鱗傷的悲哀心情。

 

人,有時候不得不在遭受到莫名的悲屈時,含著眼淚也必須反手一擊。

而這一擊又是一把雙刃的刀鋒,刺傷了敵人,也讓自己鮮血淋漓。

這份無奈,只為了必須讓自己能夠好好活著,好好的守護一些無法放棄的人生原則。

 

 img_1050111_31217420_5  

後來,柳志豪在時隔一年後重返而來,進行一系列的復仇計劃。

 

當蔡會長懇求柳志豪看在仁河是與他有血緣關係的弟弟時,拜託志豪就此收手,停止一切對他們的報復計劃時,

志豪只是帶著一臉嘲諷之意的神色與蔡會長對視著:

“不要用這種可憐的表情看著我,我不會再相信。我的心已經變得很硬了,是你讓我變成這個樣子的。”

 

那一刻,看到原本善良純真,成日笑嘻嘻的傻柳志豪,因為遭受巨變而對昔日無比敬愛的母親不再有所依戀,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悲哀。

他終究成為了冰河。

表面結冰,冰層底下雖仍有水緩緩流動,但很緩慢、幾乎是停歇不動的了....

就在本不應該落淚的情節,我反而為此而掉下了眼淚。

 

為什麼要讓一個原本對人性、親情都抱著正面而積極想法、內心溫暖,善於付出真摯情感的人,逼迫至如此地步?

原本擁有一顆溫暖柔嫩的心,如今卻轉變成擁有一顆不再相信這世界中何人的冷酷的心?

續而又把他後天培養出來對母親與弟弟的天真熱情,降至冰點?

 

柳志豪原本爽朗利落,個性陽光,就算再遭遇更多大打擊、挫折,他都可以大而化之微笑以對,或把它當作是一種磨煉。

只要有音樂,對他來說就足夠了;只要有母親的慈愛,面對弟弟再多次的冷嘲熱諷也可以一笑而過。

而今,卻因為眼前這個曾經是柳志豪母親的女人不正常與自私的心態,完完全全摧毀了柳志豪,也瓦解了曾經被他視為世間任何至寶都無可替換的親情堡壘。

 

會落淚是因為我至極地痛恨無止盡或暗地裡使手段去傷害一個原本有著善良心態的人的卑劣行為,那是一種感同身受的心痛。

特別是笑裡藏刀的伎倆,往往嘴角含笑,一邊說著如何掏出真心地對對方好,如何又至誠至親地關懷對方,,暗地裡卻一刀一刀往對方背脊使勁捅下去的虛偽面孔。

為什麼要用如此極端的手段去傷害旁人?

到底能夠獲得什麼樣滿足的心態,才能驅使一個人做出如此可怕的行為去對付曾經真心對待自己的一方?

 

或許對方的真心,你不稀罕也認為那是你眼中的虛情假意,

但身為人而本應有著的人性之善,去了哪裡?難道一生下來的你,血液裡流著的都是毒恨的因子嗎?

在作惡的瞬間,有沒有摸著自己的心去試想,今天若換成是自己被如此算計,被如此無情地踐踏,自己的心臟又該會受到何等痛苦的傷害?

 

這樣的傷害所造成心靈上烏溜溜的血洞,即使血液流盡了,傷口癒合了,往往還留著肉眼所看不見,卻跗骨蝕心的傷痛。

特別是曾經被自己視為如此感情親密的人,

本以為最不可能傷害自己的人,

如今卻眼睜睜看著對方在自己最措手不及的情形下,一推手就把那柄匕首深深地插入自己的心房,

這種痛楚所造成的反面,往往是極致的。

 

 img_1050111_31260328_7  

 

第23集時志豪輕輕抱著羅女士,語聲低落的說:“這時候,我應該離開這個家了”.....嘴角隨即泛起一抹苦澀的微笑.....

羅女士阻攔仁河拉著轉身離去的志豪,聲聲數落仁河這十幾年來對志豪的不是:

“別說你從來沒有一次把志豪當成哥哥,你根本連一次都沒有把他當成人來對待;志豪是多麼的珍惜你,疼愛你,就這樣把他從這個家裡逼走,你的心裡難道就會好過嗎?”

 

這集幕場面,這幾句台詞,也讓我莫名的眼眶泛紅。

 

 

非常喜歡劇中羅女士的角色。

如同我之前所形容的,她貪財得有道義,不傷天害理,只損人利己。

每一次她對志豪所說的話,都涵蓋著很深的一層意義。

 

只有她,能夠明明確確的看到志豪這些年來所遭受到如何不平等的對待;

只有她,深深切切的感受到志豪這段日子以來所受到的傷害。

 

她從另一個角度理解了志豪的復仇心態,在心疼志豪做出傷人傷己的行為時,也不忘自己身為一位母親的本分,在某一個程度上給予志豪警惕,試圖捍衛女兒的安危。

 

“歲月改變了我,讓我真正成為了英朗的母親”,

這句話包含了多少難以解釋的情感,連她自己也無法理解為何自己曾經如此剛硬無情的心,居然也會因為英朗而變得柔弱不堪。  

 

人的感情會因為歲月的流逝而逐漸累積,或往至善的一方,也或者只往最黑暗的一方。

更會因為一開始主觀的偏見,而讓彼此的情感永遠也無法跨過那道邪惡的欄杆,停留在相互或單方面的怨恨與嫉妒的階段。

任憑對方如何美好,都無法抹除胸腔中那股熊熊燃燒的火焰,那股莫名的厭惡感總能填滿眼裡對對方的嫉恨與胸腔因為對方而湧起的莫名憤怒,

只因對方的存在,就是最罪大惡極的錯誤。

 

 

我想我的淚點不在於情愛之間的纏綿悱惻,不是每次志豪被人毆打或捅了一刀而流露的痛苦之色;

也不是志豪與多美看似悲情又無奈的愛戀,更不是志豪每次吶喊後悲憤落淚的情節,

而是關於人性間的暗潮洶涌,从「人性」的角度來解读我悲傷的心態。

 

小小的哀傷、小小的憂愁、小小的疑惑、小小的無助、小小的徬徨、小小的迷失、以及,小小的快樂……

雖然都是一些細微的情緒,但也是有可能因此壓垮一個個體!

如同一座大水壩,看來堅固雄偉,卻可能因一個不起眼的小裂縫,而導致了全部崩裂、全面潰堤,造成了無法彌補的災難………

 

有時候,因為一句話,一個抉擇,一件事,就會因此澈底改變一個人的一生。

其中所造成的傷害也許是無意的,但是你永遠不知道對方因此被鎖在你所捆綁的囚籠里。

人性的弱点,让每个人都有內心阴暗的一面,让人们伤害他人、也被他人所伤害。

 

 

Cel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