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吳承河律師

看書的魅力之處在于,在不同種類的書籍裡,通過仔細的閱讀,它可以幫忙開啟一趟神秘細膩的心靈閱讀之旅。而從書籍裡段段落落的字里行間之余,更可以一窺某些和自己心靈層次有符合之處的落點。我愛看書,我也愛看《魔王》,有時候握在我手中的書籍,再通過不同的作者精妙的辯解與敘述,可以赫然發現原來吳承河律師的身影處處都在。

如《紙房子裡的人~卡洛斯.M.多明格茲》一書中的一句話:要從一本書中解脫,遠比獲得一本書還要難。我想我除了無法從愛看書的癮中解脫以外,也一直被吳承河律師所宰制,在不段膨脹的書之宇宙中,他始終暫居重要的位置,而且無處不在。

每次看書時,都會習慣性的把書中雋永的詞句highlight起來。漸漸發現,原來不單只有在《魔王》裡,才可以看到吳律師的影子~原來在輕輕翻閱書頁之間,也可以看到他久違的身影。

而今日,決定把某一些我看過,也是我所愛的書籍段落放進此篇文章中,只是單純的想慰藉自己想念吳律師的心情而已。

《魔王》的敘述手法看似平淡,情節鋪展卻是步步為營。每個角色仿佛都是在倫敦與拉丁美洲之間搭起的一座橋梁。編劇想要告訴我們的,其實是懸在兩端的一個悲慘哀傷,無法停止下來的復仇故事。結束時,終究也讓我們看到了:當一個人一心想要追求某件事時,往往是不計后果的。

魯迅先生有語︰“糾纏如毒蛇,執著如冤鬼”,惟有在復仇大計上投入這樣的精神,也才能听不見別人的勸慰、滌除掉現實與心靈上的干擾與掙扎,秉承著自己所堅持的信念,繼續往前進。

-沒有人能更改任何終極的決定,而且也沒有人能確知死亡的方式與時間(然後呢....~紀優.穆索)

即使知道復仇的下場必然苦不堪言,他在負傷後依舊靠著過人的意志力,支撐抵達廢車場,甚至一早得知自己的命運將是悲慘的終結,吳承河律師依舊毫不猶豫的赴一趟死亡之約。

只因,這是一場沒有機會抽身而去的善與惡的斗爭。

~因為痛苦沒有名字,憂傷無需認領。(陪你前往愛情的盡頭~李欣倫)

魔王--吳承河律師

談“謊言”與“真相”

喜歡吳承河律師,在于他心靈的細膩與性格上的執著。不管是偶爾的焦慮戒慎,他其實一直深怕自己會流露出任何感情,冷靜自持的面具將隨之破裂,整個人也將崩潰。這樣的心情在徘徊與掙扎之間的蒼涼,我想就是觸動我心的原因之一。

也許會有人說他的壞,是壞在骨子里,壞在心眼里。但是我偏偏就愛這樣的他。

與其分辨自己愛的那個人是究竟誰,不妨分辨自己,

如果自己更適合惡魔,那麼那個他,不是天使又何妨?(幸福練習簿~恩佐)


善惡之間還存在著太多的灰色地帶。有時候善惡並不難分辨,主要是看個人內心的衡量戒尺,主軸重心傾向於哪一方?

對他來說,他原本的人生因為一群卑劣之徒的“謊言”而毀于一旦。

畢竟,何謂“謊言”?謊言不過是真相的掩飾(唐璜~拜倫勳爵),而也就如他所說的:所謂的真相,牽涉的人越多,離事實的真相也就越遠。

這樣略帶偏激的觀念,一直伴隨著他,即使在身為有名望的人權律師之後,依舊無法扭轉此根深蒂固的想法。

~世間沒有真相,真相有各種不同的版本,更何況審判也不是依據真相,而是根據警方找到什麼證據,以及控辯雙方如何回應。一位優秀的的辯護律師不會想到真相,而是專注於陪審團將聽到什麼。

~意外事件不單是偶發。有時,人們為了自身的利益,詳細策劃/安排,甚至執行了所謂的『意外』,不消說,這些事都以“偶發”作為掩飾。(死亡的約定~Jodi Picoult)

魔王--吳承河律師

談“出色的外貌”與“復雜的眼神”

吳承河律師的衣著很出色。雖然顏色的變化不大,但是簡單的深色衣著卻可以恰當地他他內心陰暗深沉的一面給顯示出來。人·的衣著有時候可是意義非凡的。

他完美至極,猶如精雕細琢的藝術作品,一體成型,自成一格。即使身處在陰暗的空間裡,依然可以把握住空間裡可用的光源,讓自己散發迷人的光彩。然而一瞬間,悲傷卻可以透過他的眼神與背影,乍然襲人而來。經常在暗處的他,也許有說不出的自在與迷蒙的安靜?借此也模糊了人與人之間的界線。

~你這張臉,壞就壞在把我記憶中其他容顏全毀了,讓我不得不重新評估每一張我看過的魅力臉孔。(讓愛走進來~瑪麗莎.桑多)

每次都會想板著他的肩膀,看著他的眼睛,再說出這樣一番話:你到底是誰?你擁有怎樣的過去?過去的你在做什麼?過去的你在想什麼?但是在提出這樣的問題,也確知無法獲得他任何的回答。因為一旦問了,就別想得到你想聽到的回答。

在他深邃的凝視裡,藏著心碎和渴望。

眼神中流露出千百種情緒:激動,憤怒,無底的憂傷,也許問都不用問,就知道他的心早就碎成片片了。而看到倔強如許的他,你也會明白,盡管有無盡的阻礙,掙扎,反省,距離。。等等因素從中作梗,但他的心,將會永遠深藏在任何人也無法觸及的世界裡。

你也許可以如海茵般愛他愛到永不言悔,但是你不會有機會看到他心傷,不知道他的弱點,他心中的傷痕,他的痛楚。

他把自己隱藏得很好。只要稍微靠近,就可以感覺到他的心,不在你眼前的這個世界。而他冰冷的眼神也教人怯步。你無法確定究竟要如何才能化解他心中的傷痕。這樣的感情,很累。

但是,雖然吳承河律師多數人保持著適度的距離,偶爾他也會反射式地對特定的對象說出體貼的話語。這種帶著一點點感情的率直,總讓人覺得有一種透明感。一種身心整體的感動,教人眷戀也倍感痛苦。因為你確信,這樣短暫的溫柔,再往後的歲月中,出現的頻率很低,無法掌握住這樣瞬間即逝的幸福感,是一種無法彌補的感情傷逝。

~一秒之前還對我笑得如此溫柔,當他落單時,卻看到的仿佛是一副『化身人類的惡魔,他會突然告誡自己以後再也不能原諒/相信任何一個人』

~人不是被外界的狀況或是力量所屈服,而是從自身內裡崩解的。這種無力感,讓自己眼睜睜看著不愿結束的事物安然告終,卻一點也沒辦法去挽回或者哀傷;唯有一片沉默的黑。(廚房.月影~吉本芭娜娜)

魔王--吳承河律師

談“笑容”與“憤怒”

~那是一種可以把世上一切包容進去,滿盛冷冽清澄液體的湖泊一樣的,完全的笑容。(哀愁的預感~吉本芭娜娜)

吳承河律師有他非常獨特的一面。他絕對不會違背自己的意愿。只會依照自己的想法,走自己一早就鋪設好的道路。這樣的執著,或許是愚昧的,但是卻也充滿了魅力。

不管事情多麼令他沮喪,他絕不迷惘,也絕對不會失去他堅持的信念。這種不善權變的性格使然讓人心痛,卻也正是吳承河獨特的個性。

這樣的個性伴隨著偶爾浮現的笑容,有一股強烈的氣息,那樣的強度除了來自于他的自信,對一切都計算精密不容有誤之外,也是一種掙扎煎熬下所產生的韌性。

在他笑容深處,確實散發出一絲堅毅的微小光芒。這個人,不管是近在眼前,或是遠在天邊,活著或死去都一樣;他的聲音笑貌總是會浮現眼前,無法輕易忘懷。

即使是憤怒,他也可以從容的發出微笑。對他來說,把憤怒化為實體才會產生真正的作用。通過笑容,激勵了自己的心,也唯有面對憤怒的對象實行具體的報復,憤怒才有憤怒的價值。

~你就好比點描畫家,精密又細膩地刻畫著你的人生,遠看非常美麗,也能感受到你過人的努力,不過近看令人毛骨悚然。。(一瞬之光~白石一文

~「他在我眼前活著,活的絕無異於從前--一個外表好得不能再好,而內在卻壞得不能再壞的幽魂,它比黑夜更要黑暗,卻披著一襲滔滔雄辯的外衣,一表高貴。」(黑心~康德拉)

魔王--吳承河律師

談“傷痛”與“懺悔”

獨自一個人細細咀嚼過往的傷痛,是否可以視為吳承河律師的復檢治療?

他把自己的幸福設定在必有哥哥媽媽的陪伴之下,那才是他所渴望的幸福。即使在確定了海茵是另一位可以賦予他幸福人生的天使,他依然絕然的割舍下剛剛萌芽的這段感情。

沒有了家,自己終究只會越晃蕩越消沉。即使是愛情也無法彌補的缺憾。慣于背負家族傷痛所帶來的某種責任,造就了他悲慘的人生。

其實吳承河律師并不完全被困在黑暗裡,他只是缺乏了走出來的勇氣。這一步的跨越,是需要無比的耐心與滿溢的愛與關懷,才能促使他嘗試偏離固定的人生軌道,走向另一段的道路。但是,時間對他來說太短暫,海茵給予他的愛情太淡然。倆人在一起,看似非常快樂,卻又帶著一絲感傷。

事態發展的後續,我居然有一種感覺:毅然放棄對海茵的愛所造成的傷痛,對吳律師來說,似乎已經超越他失去家人那股根深蒂固盤踞在他心頭的哀痛。

也許在教堂的那一夜,一再斷然地拒絕了海茵,吳承河律師也決然明白,不管多麼地去努力,自己是無法好好繼續去愛上海茵。命運早就設定好了倆人情緣淺淡的緣分,無法更改也無需悲嘆。他習慣接受其只有悲傷的命運,也許打從心底他也不相信自己會有機會和幸福常相依。

只能擦身而過的緣分,堅定了他這樣悲哀的心態,潛意識裡不無可能地也造成他選擇繼續走向未完成的死亡之旅。

~這一天的殘酷,讓我決定回以另一個殘酷。(愛情沒那麼美好~布希姬.紀侯)

而復仇之際所涌現的懊悔,就猶如車事務長所說的:如果鄭泰成是成年後才面對這樣的人生轉折,他不會選擇以殺人作為復仇的手段。矛盾的吳承河一方面無法面對心狠手辣的自己,另一方面卻又可以適時的抽離善良泰成的那一面,以吳承河律師的面貌,保持冷靜,在稍遠處觀察事態的發展。

反反復復的糾結,幾乎聲嘶力竭的掙扎,是另一種的自我折磨。比起復仇,更讓人不勝負荷。

~這個世界沒有哪個人不會因為家人的事情而受到傷害,而每個人的差別就只有是否能妥善處理和面對而已。(盡頭的回憶~吉本芭娜娜)

魔王--吳承河律師   

談“死亡”  與“眼淚”

死亡的氣息在《魔王》裡處處都在。不管從一開始泰勳的死,就成為了整部劇集裡的主因,更顛覆了每位被牽涉進此案件的人物的人生;再到吳媽媽的意外死亡,接著是權律師的驟逝,以及大植被有計劃的陷害而步上死亡之路的鋪設,死亡在《魔王》裡,一直沒有停止,悄悄地分階段降臨。最終,死亡以吳律師的死去作為其在《魔王》裡的終結之旅。

沒有泰成的死亡,沒有吳媽媽的逝去,吳律師不會喪失唯一所把持的信念,而堅決走向死亡的道路。種種的因,造就了今日的悲涼。

~現在的一切是未來事情的原因,而過去種下的所有因現在都在結果。(前世今生-16堂生死啟蒙課~布萊恩)

我想,不管是在松林間祭拜親人的吳律師,或是面對因為自己的策劃而死去的復仇對象,還是臨終時回憶起短暫人生中美好片刻的吳承河律師,他那樣的眼神。。。目光是遙遠的,盈滿哀傷,無論如何也讓人難以忘懷。

他的眼淚,以及無聲的哭泣,像是梅雨季節裡的綿綿細雨,滲透到你的心底,以致在觀賞《魔王》的時候,總是不期然的讓自己的心情跌到了谷底。如果說眼淚能夠讓悲戚的心情復原,這種說法在《魔王》,似乎說不過去。

隨著吳律師的離去,不管是他的笑容,聲音。。都會有一種叫人如墜入無底深淵的奇妙心情。真的曾經有這樣的一個人嗎?如果是真的,那麼有關他的一切都是無可取代的。他---就是給我這樣的感覺。

總結

~我想我的視線已離不開他,多希望用這樣的視線,像是以耳朵傾聽一樣,永遠看著他。(哀愁的預感~吉本芭娜娜)

    全站熱搜

    Cel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