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吳承河律師



魔王-吳承河律師

 

 

魔王-吳承河律師

 

 

魔王-吳承河律師 

 

 

 

魔王-吳承河律師

Lay down your head,and I 'll sing you a lullaby,
Back to the years,of loo-li la-lay
And I 'll sing you to sleep...
And I 'll sing you tomorrow...
 
Bless You with love;
For the road that you go.

是否過於無瑕者,好比全身雪白的漂亮駿馬,翅膀彷彿透明的飛鳥,都注定不長命?不要為我唱悲傷的歌;
且做我身上的綠草土一抔,带驟雨和点滴的露水。
記住我吧!假如你願意,或者也好----忘記。

我將看不見那樹荫,也感覺不到雨水濕浸;
我將聽不到夜莺的歌聲,继续唱它依稀的悲情;< 梦中渡過一樣的天光明霞,既不升起,也不落下,

 

死了,睡著-----相距不遠;然则睡著了等于是說,他了結了心之悸痛以及肉身相隨的,

那千萬種必然的震撼。

這樣的寂滅,大可認真追求。

全站熱搜

Cel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