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iting

 

心上有個亡,是忘,亡下有個心,亦是忘,說是人有心都會忘,我心想,若沒有心,不就是成了亡嗎?雖然,自從我懂事開始,就常聽大人、父母親說,不可忘記這個那個,好像人世間甚麼都要記住,不可忘一.
 
 
可是長大了,說我膽小也好,說我窩囊也罷,我實在沒興趣去讓自己苦苦記著傷害我的人和事.
 
我會避開它們,甚至很多時候,我會直接告訴對方:我不想聽也不想知道太多,你別告訴我.
 
 
“別人對你好記住,別人對你不好忘記。”這句渾蛋話,雖然說易行難,可是在面對已經無法挽回的事時,還是必須'假裝忘記'來矇騙自己,讓自己過得好一點.

儲藏太多的人和事,不會作篩選,結果像垃圾一樣,堆擠一起,毫無空間,不斷發出臭味。
 
 
嘗試開始去學忘記,忘記那不好的人和事。一天天,慢慢地,許多不該記的,開始會放下,心緒就逐漸平靜.也許不是全然淡忘,至今感覺沒那麼強烈;至少可以去接受結局.學不會真正忘記,就讓自己假裝忘記~~
 
 
同一個人,同一件事,不會給你兩次同樣程度的痛苦.別相信"在哪裡跌倒,就要在哪裡爬起來".那很累也很困難.換個方式想:在這裡跌倒,就趕快到別處爬起來!實際得多,輕鬆得多.
 
 
人生已經很多磨鍊.如果這裡可以讓自己過得輕鬆寫意一些,就走過去吧!
 
雖然很多時候,我還是會問自己:以德報怨,那以什麼報德??唉~~~Maybe forget,But never forgive~~

 

全站熱搜

Cel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